寶豐縣勞模王世杰:為了大地的豐收


---他在苦水中泡大,卻白手起家,創辦出一家資產總值3.8億元、年銷售收入6.5億元的農業產業化國家重點龍頭企業;

---他富不忘本,先后投入2.56億元,帶動39個貧困村、2100戶貧困人口脫貧增收;

---他創造的扶貧模式入選國務院扶貧辦“企業精準扶貧綜合50佳案例”,他本人也被省委、省政府授予“河南省脫貧攻堅獎奉獻獎”榮譽......

他,就是河南康龍實業集團董事長王世杰。提起這些,這位生在農村、長在農村,質樸得像黃土地一樣的漢子不好意思地笑了,“其實,我做得還遠遠不夠......”

“苦水里長大起來的孩子更知道感恩”

今年50歲的王世杰出生在寶豐縣張八橋鎮一個偏遠的小村,家鄉地處丘陵地帶,莊稼收成不好,加上兄弟姐妹多,日子總是過得緊巴巴的。

“那時候,除了逢年過節,幾乎都沒有吃過白面饃。父親把僅有的小麥換成紅薯干,才能勉強讓全家人填飽肚子?!蓖跏澜芑貞浾f。

屋漏偏遇連陰雨。那時候,王世杰的爺爺還有嚴重的肺病,一病就是11年。爺爺剛去世,奶奶又癱瘓在床整整7年。為給老人看病,掏空了家底,還欠了一圈賬。

不過,不管生活多艱難,父母身上善良的光芒都不曾減弱。父親在縣城工作,只要是老家的人去找他,他寧可自己一頓不吃飯,也要讓他們吃飽再走。母親常年備有治療毒蛇咬傷的草藥,不管誰需要,母親都會贈藥治療,分文不收。

由于父親在外工作,照顧孩子、照料老人的家務活兒和地里的農活兒,都落在了母親一個人身上。不過,逢上農忙時節,鄉親們都會來幫忙。家里的茅草房時間長了,到處漏雨,父母就尋思著扒了重建,可是錢不夠。這時,鄉親們都來了,你十塊八塊,我三塊五塊,很快就湊夠了買材料的錢。房子開始蓋的時候,全村人搬磚的搬磚,砌墻的砌墻, 不到一個月,房子就蓋成了,所有的人連一分工錢也沒有收。

“苦水里長大起來的孩子更知道感恩,這么多年來,我對生我養我的故鄉一直感情很深?!蓖跏澜苷f。

“最艱難的時候,是父老鄉親給了我繼續走下去的勇氣”

1988年, 18歲的王世杰初中畢業后,接替父親成了縣農機公司的一名職工,成了一個“公家人”。

然而,在上世紀90年代 “下海潮”中,不甘平穩生活的王世杰毅然辭掉了工作,經營起了一家農機門市部?!翱偣哺闪擞衅甙四?,每年都能賺一兩萬塊錢?!蓖跏澜芑貞浾f。就這樣,他為自己攢下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也成了遠近聞名的“萬元戶”。

2000年,寶豐縣石橋鎮有170座蔬菜大棚由于經營不善,處于荒置狀態,當時的縣農業局領導找到了王世杰,希望他能夠承包經營。

憑著對農業的一腔熱情,接手之后,他到山東壽光考察,聘請專家指導,調整了蔬菜品種。為了有個好收成,他每天吃住都在大棚里,結果,當年170多座大棚就盈利30多萬元。

這下,王世杰的名氣更響了,“創業之星”“現代農業產業化先進個人”等一大撥榮譽接踵而至,得到市、縣領導接見,他成了縣里的“紅人”。

王世杰沒有驕傲,2003年,他又締造了一個民營企業“蛇吞象”的奇跡。

當時,縣農業局下屬有一家名叫寶豐縣康龍養殖有限公司的集體豬場,外債達600多萬元,瀕臨倒閉。企業負責人找到王世杰,希望他能夠接手。作為一個民營企業家,去接手一家國有企業,這對王世杰來說,無疑是一個新的挑戰。然而,在幾經思考后,他下定了決心:“干!”

國有企業改革成民營企業,困難重重,職工的反對情緒就是一大難關。王世杰召集他們開會:“請大家放心,跟著我,你們只管好好干,我承諾,你們的工資三年翻一翻,五年翻兩翻!”

五年后,王世杰兌現了承諾:企業生豬年出欄從原來的一萬頭增長到十萬頭,企業員工工資從每月400多元增長到2000多元。此外,還帶動發展二十多個養殖專業村,使3000多戶村民走上了致富路。

然而,創業的過程并非一帆風順。2014年,平頂山地區遭遇了五十年不遇的大旱。當時,企業正處于快速擴張時期,流轉的1.2萬畝土地種植高品質農作物減產嚴重。 “每年近千萬元的地租,就讓我焦頭爛額了!”王世杰說。

看到企業陷入危機,縣委縣政府伸出了援手,為企業協調貸款五千萬元。鄉親們也派代表來了,他們主動提出,每畝地每年的租金降低一百到二百元?!白铍y的時候,是黨委政府的關懷支持、是父老鄉親們給了繼續走下去的勇氣!”王世杰說。

在克服重重困難后,2016年,康龍集團終于渡過難關,涅槃重生?,F在,他們創新性地總結出的“百畝田千頭豬”以地定養、農牧結合的生態循環發展模式,被農業部確定為可復制、可推廣、可持續的資源化發展模式;2019年4月,“康龍模式”入選我國首個農業綠色發展綠皮書。

“鄉親們不富起來,我心不安”

從年久失修的危房到寬敞明亮的樓房,從一貧如洗到有了穩定的工作和收入,這是昔日的貧困戶樊民召做夢也沒想到的生活。

年近50歲的樊民召是寶豐縣大營鎮人,幾年前,在產業扶貧行動中,他和妻子被招入康龍養殖公司上班。由于踏實肯干,現在二人年收入達10萬元。去年,他們還在縣城買房,成了地道的“城里人”。

致富思源,王世杰帶領康龍集團響應國家號召,積極投入脫貧攻堅工程,通過“公司+基地+專業合作社+農戶”等方式,創建了產業扶貧的“康龍模式”,其中“千頭線+貧困戶”模式,主要采取“戶貸企用”和“企貸企還”的利益聯結機制,實現股本增收。

“千頭線”簡而言之,即“百畝田、千頭豬、生態示范方”。具體來說,就是在100畝地里,利用兩畝至3畝地建設豬舍,生豬在飼養過程中產生的糞便等廢棄物經過無害化處理后作為有機肥,就近用于周邊的農作物種植,在實現綠色循環農業生產的同時,激發帶貧扶貧效應。目前,康龍公司通過50條千頭線,帶動貧困戶1000余戶,每年每戶可分紅3600-4000元不等。

此外,王世杰還創造了“特色林果+貧困戶”“訂單農業+貧困戶” “技能培訓+貧困戶”等模式,并在全縣26個貧困村開展“村企合作”,共同發展“千頭線”項目,每年按入股的7%給予貧困村村集體分紅。2015年至今,共給予貧困村集體分紅1890萬元。目前,“康龍模式”已被河南省扶貧辦譽為“豎立在田間地頭的扶貧車間”。

“小時候貧困的生活經歷,父母對我的影響和父老鄉親們對我的恩情,都讓我永遠難忘,我富起來了,一個人富不算富,鄉親們不富起來,我心不安!”王世杰說。

據統計,截止2019年底,王世杰和他的康龍集團通過產業扶貧、公益扶貧、智力扶貧等,累計投入2.56億元,有效帶動39個貧困村、2100戶貧困人口脫貧增收、脫貧致富。2018年,省委書記王國生到康龍集團視察調研,對康龍精準扶貧模式和精準脫貧成效給予了充分肯定。

“把錢花到該花的地方,才能發揮它的最大價值”

“一個人的價值,應當看他貢獻什么,而不應當看他取得什么?!蓖跏澜芤恢卑堰@句話當成自己的座右銘。

寶豐縣石橋鎮有個孩子,父親過世早,跟著外婆生活,非常艱苦,一度產生了輟學的念頭。王世杰得知后,主動承擔了他上學期間的費用,使他重新振作,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武漢大學。

2018年以來,王世杰共計拿出30余萬元,幫助28名貧困生圓了大學夢。

小時候貧困的生活經歷,讓王世杰十分注重扶危濟困,多年來,他先后參與過援建村企道路、飲水工程、衛生設施、文化場所等,還以高校學生、重癥患者、留守兒童、空巢老人、殘疾人為重點,開展捐資助學、醫療救助、生活救助等公益活動。2015年至今,王世杰以個人和公司名義共捐善款1090萬元。

2012年,公司一名女工不幸患上子宮癌,王世杰在第一時間趕到醫院看望并送上4000元現金。之后,他倡導成立了康龍職工愛心基金,對家中出現重大變故的困難職工予以救助。八年來,累計救助困難職工50多人次,金額60多萬元。

今年疫情防控期間,市場豬源不足、豬肉供給相對緊缺、價格居高不下,王世杰要求集團眾口菜糧散養年份豬肉在現行價基礎上降價6-9元,無公害豬肉由36元/斤降到25元/斤。豬肉價格下調15%-30%,僅此一項讓利270多萬元。

相對于扶貧濟困的“大方”,王世杰對自己卻異?!靶狻?。這個身家過億的企業家,滴酒不沾,不講排場,不講吃穿,身上的衣服、鞋子都是普普通通的牌子。至今,他還坐著一輛開了多年的二手車,有人說他掉身份,他卻說:“我是窮人家的孩子,我堅信,把錢花到該花的地方,才能發揮它的最大價值?!?/p>

談起今后,王世杰說,康龍集團將以寶豐“國家農業綠色發展先行先試支撐體系建設試點縣”為契機,推出“百頭生豬”戶養生態循環發展模式,由公司投資建成年產200頭的小型生豬生產線,交給貧困戶管理,風險全部由公司承擔,利潤公司與貧困戶四六分成,讓更多貧困戶以產業為依托,穩定脫貧不返貧。

“唯有去過遠方,才懂父母情長;唯有扎根泥土,才可飽滿金黃;唯有不忘出身,才會活得敞亮?!边@是詩歌《窮人家的孩子,要活成一棵麥子》里的金句,王世杰說,自己也要像麥子那樣,根扎泥土,用飽滿的麥穗,來回報腳下的這片土地,用豐收的喜悅,來反哺家鄉的父老鄉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