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舞鋼勞動者風采展】2019年“五一勞動獎章”—— 王香麗


2019年“五一勞動獎章”—— 王香麗
2019年“五一勞動獎章”—— 王香麗

2019年“五一勞動獎章”—— 王香麗

王香麗,女,本科學歷,主管護師,1999年到舞鋼市人民醫院工作。2001年在鄭州市第五人民醫院護理專業進修學習3個月。2010年在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重癥醫學科學習3個月。工作二十年中,多次榮獲舞鋼市人民醫院、舞鋼市衛健委、平頂山市總工會、平頂山市衛健委“優秀護理工作者”、“疾病預防控制先進個人”、“優秀護士”等稱號。2013年任舞鋼市人民醫院感染性疾病科護士長至今。

2020年是個不同尋常的春節,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突然向我們襲來,這是一場殘酷的疫情,也是一場仁心與情懷的考驗。王香麗,這位有著20年工齡、現任感染性疾病科的護士長深知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她責無旁貸,奮戰在抗擊新冠病毒肺炎的一線。

感染疾病科成為抗擊疫情的第一戰場,在院領導的帶領下,在各職能部門的全力指導下,再次規范感染病區的布局及各項流程,為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做準備。

作為感染疾病科護士長,于1月23日首先進駐隔離病區,重新組建團隊,日夜加班修訂崗位職責、制度、流程,加強理論及技能操作培訓,病房管理、防控培訓、儲備協調防控物資、匯報病情、做好防控一線醫務人員的后勤保障、新建傳染病醫院投入使用前的物資準備等工作......

當大家覺得待在家里扣著手機頭暈腦脹時,她卻像停不下來的陀螺,沒有休息日,沒有在零點之前睡過覺,更沒有回過家。家,于她好像只是一個概念。

她是醫者,但還是母親、女兒、妻子......眾多角色中她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前者。她說:“哪一個奮戰在一線的抗疫人員不是誰的親人?誰的寶貝兒子、女兒?誰的爸爸媽媽?誰的丈夫妻子?又有哪一個不想和家人共享天倫之樂?但是,她是一位醫務工作者,沒有選擇。

她舍小家為大家,沒有為延遲開學的女兒做一頓可口的飯菜,不敢與3歲多的兒子視頻,害怕淚水一旦決堤,再也抵擋不住.......從第一梯隊到第四梯隊,她即是一個操作者,又是一個管理者,為了保證各項工作有序進行,毅然堅持在一線工作41天。

工作期間,不辭辛苦,任勞任怨,親自參與疑似及留觀患者的采樣、查房、救護、親自督導醫護人員做好防護……她和她的戰友們穿著厚重的防護服,帶著護目鏡,穿梭與病房之間,每天連續工作十多小時,以防萬一只能穿著紙尿褲。當脫下防護服,去下口罩時,我們疲憊的樣子及滿臉的壓痕,甚至是磨破的水泡時,眼淚不禁流了下來。

工作之余,她與戰友們談心聊天,營造舒心愉悅的氛圍,減輕她們的心理壓力。還記得病區收住第一例患者時,護理姐妹們都畏畏縮縮,不敢上前,她毫不猶豫的穿上防護服,給患者測量生命體征、進行各項操作、健康宣教等,當她脫下防護服時,有一位年紀相當的護士問她:“護士長,你不害怕感染上,”她堅定的說,我們是醫務人員,我們都害怕了,那病人怎么辦?那一刻,她是大家伙心目中的女神,護理姐妹們以此為榜樣。

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她是女兒、是妻子、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但在大是大非面前,王香麗同志從不含糊,她舍小家為大家,守初心,擔使命,充分發揮領頭羊和戰斗堡壘的作用。武漢疫情嚴重,她依然堅決的在第一時間寫下請戰書。國內疫情有所好轉,國外疫情卻越發嚴峻,輸入人員的管理愈發重要,北京需要支援,她主動請纓赴京抗疫,用實際行動踐行著南丁格爾的誓言。